正文 家宁,家怡 2

作者:肉食者糜(短篇合集)
    进入初中的女生也慢慢地打开了情欲世界的大门。当然,大部分女生不似男生们那般直白,比起带有强烈视觉冲击的激情片,她们反而更加钟意能延展想象空间的色情小说。

    袁家怡也是其中一员。

    她有时候耐不住好奇,在作业还没写完的时候,忍不住打开手机,进入她收藏的网址里去,看她喜欢的小说。那些小说或用迤逦的词藻,或用粗野的描述,给充满好奇的探索心的袁家怡带去了复杂的心情,既有新奇,也有羞愧。

    某天夜里,袁家宁写完作业,去厨房倒水喝,看到自己妹妹房门紧闭,但门下的缝隙中分明漏出一道黄亮的光线来。

    “初二作业就那么多么?”袁家宁喃喃自语,放下水杯,走到她房门前,本想敲了门再进去,不知怎的,在手快碰到门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他忽然想恶劣地吓她一跳,想看她那副被吓得炸了头毛的样子。

    他轻轻扭开门把,悄无声息地缓缓推门进去,只见她妹妹披着头发,低着头一动不动,旁边摊着几本厚重的参考书。

    她沉迷于手机网站里的小说,对袁家宁进来毫不察觉。

    袁家宁的身高让他很快就看到,原来他妹正在低头玩手机。他轻声“嗤”了一声,袁家怡猛地从小说里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吓得倒吸了一口气,竟是自家哥哥!

    而袁家宁眼疾手快地伸出长臂,正准备一把从她手里夺过手机来,哪料袁家怡也反应灵敏地马上死死地抓住手机。

    袁家宁看到他妹妹一脸紧张兮兮又满脸涨红的模样,更起了恶作剧的欲望。他勾起嘴角,邪邪一笑:“嘿,是不是在看啥少儿不宜的东西了?”

    袁家怡心跳如鼓,又被戳中了心事,弯下身把手机紧紧锁在自己怀里,嘴硬着压低声音说道:“进来怎么不敲门??!”

    袁家宁觉得好笑,凑近说道:“这对话是不是以前出现过?那你当时还没敲门呢,我现在就讨回来!”

    袁家怡愣了愣,恍然大悟,脱口而出:“你果然也看了见不得人的东西!”

    袁家宁刚准备反驳,又仔细琢磨了一下刚刚那句话,挑了挑眉,“啥?‘也’?也什么?”

    她怔了怔,心里懊恼地给自己打着巴掌,袁家宁趁此机会往她咯吱窝里掏去,一个用力把她手机夺了过来。

    袁家怡“呀”地叫出来,又怕把已经睡着的父母引来,压着声音低吼:“还我!还我!”

    袁家宁比他妹妹高了一个头,最近又长了不少,这会儿高举着手臂,仰着头在手机上输下“0611”四个数字,手机很快就被解锁了,袁家宁直接就看到了他妹看的那个网站。

    “哎呀,果然!”袁家宁低低笑起来。

    袁家怡见自己够不着,就踏上床去,和袁家宁扭打在一块儿。

    她一个劲儿地凑过去,抱住他拿着手机的那个手放在胸前,抠着他的手,试图将手机夺回来。袁家宁怔住了,妹妹绵软的小胸脯压着自己的手臂,隔着胸罩,他还能感受到那如鼓的心跳透过她的胸乳一下一下敲击在自己手臂上。

    在袁家宁发愣的时候,袁家怡一个眼疾手快,就抢回了手机,而后跳下床,坐在床边,一脸得意地扬着下巴,不屑地向他吐舌头。

    谁知他好像不承认刚刚的失败一样,伸出手正欲抢手机,袁家怡身子往后倒了点,让他抓了一个空。袁家宁勾起嘴角笑了笑,直接欺上她的身子,长腿分开于她腿两侧,又用力牢牢地锁住,长臂一攀,拉住她的手,同她抢着手机。

    袁家怡突然觉得这个姿势有些暧昧,哥哥的身体犹如坚硬的丶烫人的铁板一样压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是刚刚同他争夺得太厉害,还是被这奇怪的姿势给弄的,此刻她只觉得身体有些热,脑门里充上一股血,心跳像被人用棒槌给用力击打了一样。

    袁家宁心满意足地又抢过她的手机,回过神来也发现了自己竟压在妹妹身上。

    妹妹的脸涨得通红,如扇的睫毛心虚地扑闪着。他半个身和她正紧紧贴合着,寂静无声的夜晚里却能清楚地听到两个人杂乱无章的如鼓心跳声。

    袁家怡不小心同他对上眼睛,袁家宁没有躲避她的眼神。她看到,哥哥的眼睛里有奇怪的丶她从没见过的情绪。

    袁家怡不合时宜地咽了咽口水,小嘴微动,她哥却被她小巧而饱满的唇给吸引去了,他还没有亲过女生的嘴,他在学校里看到有些女生涂着油亮油亮的润唇膏,在阳光下嘴唇一闪一闪的样子。如今妹妹的嘴唇也是如此,女生的嘴究竟是什么味道?

    他被自己的本能牵引住,头渐渐凑过去,他紧盯着唇瓣,妹妹的唇瓣在自己瞳孔里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袁家怡好像也被蛊惑了一样,一动不动,等到她哥哥那略微干涩起皮的嘴唇和自己的嘴唇贴在一块儿了以后,她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心脏快破胸而出,与她哥哥的心脏撞在一块儿了。

    袁家宁喜欢自己妹妹唇瓣的柔软,本来只是嘴唇贴着而已,过了一会儿,袁家宁却不满足地伸出了舌头,想往她嘴里探索一番。

    袁家怡突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他,往床头挪了好些距离,又飞快地抹了抹自己的嘴巴,一脸茫然地看着袁家宁。

    袁家宁被推开后,沉默地坐在床边,扭过头抓了抓后脖子,一声不吭地把手机扔给她,然后像逃亡一样地回到了自己房间。

    袁家宁仰在自己床上,心跳依旧剧烈地捶砸着胸口,他干燥的嘴唇上还留着妹妹的味道。袁家宁苦恼地曲起双腿,整个人蜷起来,试图用这种方式缓解自己已经燃起的生理欲望。

    而那边袁家怡也不知所措地紧抓着手机,还留有哥哥热烈气息的身体好像动弹不得一样。

    两兄妹各自抱有心事,在这个安静的夜晚,两颗心混乱地跳动着。

    袁家宁和袁家怡好几天没有说话,袁家宁每天早上早起一刻钟,晚上晚回家半小时,避着袁家怡。袁家怡也没说什么,自己一个人上下学。

    心细的袁母发现了他们俩互相避着对方,她偷偷拉着刚回家的袁家怡问:“你和你哥怎么了?吵架了?”

    袁家怡一听到她妈问她,心里“咯噔”一下,心虚地回道:“嗯……没啊……”

    她妈不信,继续逼问:“肯定吵架了,不然平时你哥可喜欢逗你了,最近都不和你闹了!”

    袁家怡被问出了冷汗,脑子里混乱如麻,她支支吾吾地撒谎道:“不是……其实,其实……是我之前说哥他……说他长得丑……然后没……没女朋友,光棍一辈子啥的……他生气了……”

    袁母在她脑门上戳了一指头,说:“你哥他哪儿丑了?再说了,高中里好好学习,你跟他说什么女朋友的事!”

    “哥……哥他,皮肤糙??!又……又凶??!”

    “你哥他哪儿凶了?他对你这个妹妹还不好???”袁母嗔怪了一记,洋洋洒洒地说了好些话:“你同龄人都是独生子女,你有个哥还不高兴???你不记得你小时候,有次我带你俩去玩具店,去之前明明告诉你们俩每个人只能买一样,你偏要两个长得差不多的洋娃娃,最后还不是你哥,他让我给他买你要的那个娃娃,然后就直接让给你了。你这姑娘!”

    袁家怡噘着嘴,耷拉着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股苦涩的暖流缓缓划过胸口。

    她妈又说了:“你也是,给我好好地学习,别老瞎想?!?br />
    袁父在旁边一边翻看着报纸,一边笑道:“你这不是扼杀他们的美好青春呐?初中高中谈个恋爱不是挺好?”

    袁母白了他一眼,“别瞎说!”

    好在袁母对袁父说教去了,袁家怡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门外响起钥匙碰撞在一块儿的“叮叮当当”声音,袁家宁回来了。

    袁家宁刚打开门,就和袁家怡眼神撞在一块儿,最后袁家怡先躲开了目光,往自己房里走去了。

    袁家宁看着自己妹妹的背影,无奈地苦笑了一声。他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袁母凑到袁家宁身边,轻轻说道:“你别生你妹妹的气了?!?br />
    袁家宁身子猛地一滞,僵着肌肉一动不动。

    “你妹说你丑啊,说你找不到女朋友啥的,都瞎说的,你别放心上!你们都几天不说话了???别为了你妹的几句话就生气,我们家两个孩子,谁都不难看!”袁母仰着头,顺手捋了捋他的头发。

    袁家宁脑袋迅速飞转着,他顺着他妈的话,故作无所谓的样子,挠了挠头,咳嗽了一声,又大声对着袁家怡房门的方向说道:“没事!大人不记小人过,只有丑八怪才会说别人丑!”

    他妹躲进房门后,耳朵一直贴在房间门板上,屏气凝神地偷听着。一听到这话,耐不住性子地打开门,对着袁家宁吼道:“你才是丑八怪!”

    袁家宁看到他妹妹白净的脸庞上氤氲着奇怪的嫣红,眼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这样一副生动的模样,他好几天都没见到了,顿时心里一阵久违的喜悦涌上心头,连带着这几天僵硬的嘴角也缓缓勾起一个上扬的幅度来。

    袁家怡一愣,她哥哥笑起来明明是那样阳光帅气,有时候还带着一丝邪痞之气。

    她涨红了脸,撇过头,又回到了自己房里。

    第二天,袁家怡正要出门上学的时候,袁家宁正巧在穿鞋。他默不作声地看了她一眼,穿完鞋站在玄关处不动。

    袁家怡硬着头皮走到玄关,蹲下身穿鞋。

    袁家宁目光瞥到她后颈,乌黑顺滑的马尾轻扫着皮肤,宽松的领口下是一片似有若无的少女玉肌。

    袁家怡穿完鞋站起身,他匆忙地别过头,但是袁家怡还是察觉到了他的眼神。

    “走啊,要迟到了?!痹意档?。

    袁家宁往旁边让开了一条道,“女士优先?!?br />
    路上,袁家宁一直默默地跟在袁家怡后面,袁家怡走路走些不自在,健步如飞,只想快点去学校。

    等看到学校了,她吁了一口气,好像找到了救兵,正想赶紧往初中部飞奔过去,却被袁家宁拉住了书包带。

    “干什么???”袁家怡不悦地看向他。

    袁家宁皱了皱眉,“不跟你哥打个招呼就走???”

    袁家怡抖了抖肩,将他的手甩开,不情不愿地嘟囔了一句:“我走了?!?br />
    袁家宁“嗤”了一声,看她走路不稳,还差点踩空台阶,大声说道:“袁家怡你走路小心点??!”

    周围几个初中的学生好奇地看着他和袁家怡,袁家怡埋着头,迅速跑远了。

    他们俩这几天虽然没有同之前那样不说话,但是尴尬的气息依旧围绕着他们,尤其是袁家怡。她不知道她哥那天那个吻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喜欢她吗?可是哥哥爱妹妹,不是很正常?但哪个哥哥会吻自己亲妹妹?

    她颓丧地趴在课桌上,两眼空

    红玫瑰与白玫瑰吧

    洞地望着窗外缓缓移动的朵朵白云。

    “袁家怡,隔壁班的体育委员来找你了?!备兑狼绱亮舜了谋?,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话说虽然袁家怡和付依晴之前打过架丶结了梁子,但是到了初一快结束的时候,付依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乱混,不再同别人吵架,甚至拉下脸来向袁家怡请教题目。

    刚开始的时候,袁家怡还半信半疑地不愿搭理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她很快发现,这付依晴确实没找她的茬儿,还和她特别客气。

    初二开学考的时候,付依晴的成绩在班里进步了十个名次,全班人都不由地震惊了。

    有次,袁家怡耐不住性子,问她为什么突然变化那么大,付依晴只默默地说了句:“想读书了,不想像我爸妈那样?!?br />
    “你爸妈是做啥的???”

    “在餐厅里做清洁工的?!?br />
    袁家怡一愣,“???那你之前还……”

    付依晴耸了耸肩,靠近她说道:“悄悄告诉你,其实我已经破处咯?!?br />
    袁家怡张大了嘴巴,惊讶道:“???”

    “我心甘情愿和他做的,但是我后来发现,他们那些混混,很多都玩过算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还想他会多宠我呢?!?br />
    袁家怡压低了声音道:“谁???”

    付依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嘿嘿,不告诉你?!?br />
    付依晴又打趣袁家怡道:“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一说到这个问题,袁家怡脑海里先闪过了自己哥哥的那张帅气的笑脸。她愣了几秒,甩了甩头,歪着脑袋,支支吾吾地说:“没……没有啊?!?br />
    付依晴笑道:“真的假的?”

    袁家怡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爱信不信?!?br />
    哪知自此之后,她们两人的关系反倒是越来越好了。

    付依晴是第一个看到那个在班级门外徘徊的隔壁班的体育委员的人,那个男生周围还围着几个男生,正一脸兴奋地推搡着他。

    那个体育委员好几次偷偷向班里的男生打听袁家怡,也时不时地故意走过他们班,头却一个劲儿地往袁家怡那处看。

    袁家怡听到付依晴的话之后,抬起头来往班级外看过去,果真看见了隔壁班那个长得又高又壮的体育委员。

    隔壁班的几个男生一瞧见袁家怡看他们了,又纷纷推搡起那体育委员来。

    袁家怡不明所以,只瞥了他们几眼,又趴到课桌上去了。

    一胆大的男生踏进袁家怡他们班级门口,飞快地说了句:“袁家怡!我们班体育委员奚恺泉有事儿找你!有——大大滴事!”说完后便得逞般地笑着逃了出去,同其他几个男生说笑。

    袁家怡又抬起身子来,直直地往门外走去,问道:“什么事???”

    奚恺泉从人堆里跳出来,把另外几个男生踹走,而后微微俯身,说:“袁家怡,我是隔壁班的体委,我叫奚恺泉?!?br />
    袁家怡点了点头,“我知道,刚刚有人说了?!?br />
    奚恺泉又笑道:“没别的事,傍晚下课了能先别走吗?”

    袁家怡一愣,她心下了然。从初中开始,曾经有两个男生跟她表过白,她都拒绝了。她看刚才那些人的样子,估计这个男生也是准备和她表白。

    她挠了挠头,一脸为难地说道:“我……我要早点回家的……”

    奚恺泉紧张地咬着唇,先僵硬了几秒,随后吐出几个字眼:“十分钟就行!我有话对你说,就在体育馆西门那儿!我等你!”

    他也没等袁家怡回答,就逃走了,徒留呆滞的袁家怡在他们班门口傻乎乎地站着。

    晚上,袁家怡还是去了。

    她到的时候,那个男生已经等在那儿了。

    奚恺泉站在那儿一棵梧桐树下,欣喜又紧张地向袁家怡挥了挥手。

    袁家怡走到他面前,没说话,就看着他。

    奚恺泉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没忘记正事。

    “袁家怡,你来了??!”

    袁家怡也扯出一个笑容,说:“嗯……是啊?!?br />
    奚恺泉和袁家怡尴尬地沉默着站了一会儿,最后袁家怡耐不住性子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奚恺泉低着头,一张黝黑的脸上浮现出健康的红晕来。他转动着眼珠子,随后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正视着袁家怡,说:“袁家怡,我从上个学期开始就喜欢你了!我觉得你长得很可爱!”

    袁家怡看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强忍笑意,故作镇定。但憋了一会儿笑意之后,她还是冷静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谢谢你,但是……我不喜欢你,不好意思?!?br />
    男生原本充满着希望的眼神立刻灰暗下来,脸上的肌肉也僵硬地颤抖着。袁家怡虽然有些愧疚,但她依旧抿着嘴,一句话也没说。

    最后还是她先打破了沉默:“嗯……奚同学,没事的话,我先回家了?”

    奚恺泉突然回过神来,他尴尬地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悠悠说道:“袁同学好直白啊……太挫败了我……”

    袁家怡紧紧抓着自己的书包带子,心里只想回家,但是又有些对不住他,便下意识地踮起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吊死在一棵树上啊,兄弟,我先回家了!嗯……拜拜!”

    在她落荒而逃的时候,却正巧碰到了刚和朋友打完球的袁家宁。

    袁家宁的短袖校服被汗水浸湿了透,手臂上挂着秋季校服外套,??惚痪淼叫⊥榷悄嵌?,露出了瘦削的腿。

    他一脸阴沉地看着袁家怡,袁家怡被看得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你干什么呢?那个男的是谁???”袁家宁冷冷地问道。

    和他一起打球的几个男生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看袁家怡一身初中校服,饶有兴致地问:“谁???”说完还不忘用肩膀顶他几下。

    袁家宁躲开,白了他们一眼,说:“我妹?!?br />
    袁家怡对他们笑了笑,正欲离开,被袁家宁拉住了,“一起回去,等我两分钟?!?br />
    袁家怡甩开他的手,说:“不要!”

    袁家宁心里头不畅快,语气重了一些:“就让你等我两分钟都不行?”

    “我偏不!”

    袁家怡不管不顾地吼了一句,飞速地跑走了。

    “哇,你妹脾气好大噢……哎,不吃冰棍去了???”几个男生看着飞奔而去丶头也不回的袁家宁叫道。

    袁家怡跑不过她哥,很快就被袁家宁追上了。

    袁家宁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一条没人的小巷里,不悦地说道:“你刚刚凶什么???”

    袁家怡挣不开,撇过头,努了努嘴,“你先凶的啊?!?br />
    “那男的谁???”

    “来跟我表白的男生,他说他喜欢我!怎么啦!”

    袁家宁脸上渐渐露出狠厉之色,他紧皱在一块儿的眉毛在眉心耸起一块凹凸不平的纹路,因为身形高大的缘故,直接将袁家怡笼在自己的身影下。

    袁家怡有些害怕地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又不想甘拜下风,只得倔强地扬着下巴看他。

    “然后呢?你也喜欢他?”袁家宁面无表情地问道。

    袁家怡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一边轻佻地笑着,一边轻飘飘地说道:“你猜呀嘻嘻……??!唔唔唔……”

    火红的夕阳打在袁家怡白净轻俏的半边脸上,给她的笑靥带去几分难以言说的娇媚。但是她骄傲的表情却让袁家宁觉得十分刺眼又陌生。

    明明是自己喜欢的妹妹,居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别的男生喜欢了,并且她有可能也喜欢别人。这个令人懊恼的想法催生出一张张细密的带刺的网,将他的心裹着丶扎着。

    奇怪的情愫播种了多年,已经在心底扎根,并且如控制不住的火焰一样蔓延开来。

    他讨厌她现在这张咄咄逼人的嘴,他要让它关上。

    在袁家怡震惊的眼神中,袁家宁恶狠狠地攫住她的嘴唇,她残留在嘴边的丶准备激他的话语被吞噬得一干二净,徒留几个简单的字眼模糊不清地流淌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

    袁家宁卯足了劲地啃食自家妹妹的嘴唇,一点也不在乎这还是在外面。

    袁家怡打着他的肩,又扭着身子想将自己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但是上了高中的男生发育了不是一点点,力气也大了不是一点点,她根本摆脱不开他。

    袁家宁遵从内心深处的欲望,步步紧逼,也不管她打他的力道有多重,只闷哼着深吻她,而后他本能一般地伸出了舌头,开始进攻她的唇齿。

    袁家怡整颗心悬在喉咙口,一是对她哥哥这般霸道的举动惊讶不已,二是即使这条小巷没什么人,但还是在外面,害怕被人看到的那种紧张感笼罩着她。

    起初带着狠劲的吻慢慢地变得温柔起来,袁家宁的手摩挲着他妹妹光滑的后颈,带去一阵阵酥麻的痒意。袁家怡口鼻之间全是他身上带着少年荷尔蒙的汗味,异样地好闻。

    她渐渐地臣服在她哥哥的缱绻爱意中,她好像忘了自己同他是亲兄妹一样。但是,残留的理智总是会时不时地提醒她,他是她的亲哥哥,他们不能这样。

    苦涩与甜蜜融合在心底,她流下了不知道是苦还是甜的泪水。

    等他放开她的嘴唇后,袁家宁看到她脸上淌着两道泪痕,心下一揪,一把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

    “家怡……我……”袁家宁轻轻地帮她顺着背,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来。

    袁家怡头靠在袁家宁胸口,隔着衣服,透过耳膜,听到了他强烈的丶有力的“扑通扑通”心跳声。

    兄妹俩一时之间都静默了。

    夕阳发射着离开前最后的光芒,带着血一样地红光将他们两个人紧紧贴合的影子拉得和电线杆一样长。

    袁家宁松开手,俯身帮他妹妹抹掉脸上的泪水。

    袁家怡看着他亲昵温柔的动作,声音颤颤地嘤咛了一句:“哥……”

    “哥在?!彼低暧秩嗔巳嗨耐贩?。

    袁家宁看她被书包压得垮垮的身子,愣是把她的书包卸了下来,挂在自己身上。而后咬了咬唇,向她伸出一只手,眼神中既有坚定,也有不安,“回家吧,哥牵你?!?br />
    袁家怡迟疑地不敢伸手,袁家宁不由分说地拉住她,“就牵到馄饨店那儿?!?br />
    袁家怡就任他哥哥沁着手汗牵着她,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甜蜜与酸涩。

    7100

    妈呀写清水的内容写了一万字……本来想分割一下,但是觉得放一块儿稍微连贯一些~

    mono最近三次元事情有些多,更得比较慢,对不住哈~

    然后mono并没有很长的写文史,所以有时候写得有些乱,不好意思啦!不过还是谢谢观看的各位,啾咪!

《肉食者糜(短篇合集)》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2zh.org】 手机版【www.2z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