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 >> 玄幻魔法 >> 恽夜遥推理(书号:29425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倾斜房屋中的推理第五幕:傅责的欺骗下

作者:小韵和小云
    “安小姐,我要的是从你上楼,他见到吴兴涵,再回到楼下的详细经过。请你务必把每一个细节都告诉我,包括这段时间里,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恽夜遥补充说

    又是一阵亢长的沉默,安凌香抬起头来准备开口,但她表现出来的样子依然带着犹豫,莫海右在此时插了一句:“安小姐,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们实话,这不仅关系到你自己,也关系到你所爱的人是否是清白的?!?br />
    “我明白……我相信小责不会杀人?!?#23433;凌香自我宽慰似的说道,她的目光依然不断眷顾着地上坐着的人,好似这个人下一秒就会被确定为杀人凶手一样。犹豫和不安持续折磨着2岁女人的心,让她越来越悲伤。

    “我也不知道我们那天为什么会争吵?从早上开始,小责就破天荒地不断在抱怨我遗忘的事情。平时在这个家里,除了日常生活习惯之外,很多事情我都不管,不会去在意,遗忘是常有的事。小责平时从来不说的?!?br />
    恽夜遥问:“傅先生是一整天一直在抱怨,还是只是你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抱怨?”

    “他在其他人面前从来不说这些事情的,他很在意我的面子?!?#23433;凌香回答:“前天早上,我们的第一次争吵也是在东屋房间里面发生的,没有一个人看到?!?br />
    谢云蒙说:“可我觉得傅先生与我说起你的时候,一点顾忌都没有。前天晚上,也就是你们第二次争吵之后,我和傅先生就谈论过你,他说你会因为生气故意搞恶作剧,把家里的一些东西破坏之后,扔进薰衣草花田。而且我听得出来,他的口气中,你们两个以前经常争吵,”

    “大多数都是你在无理取闹。傅先生的这些话只给我一种感觉,那就是他并不爱你。请原谅我这么说,安小姐,连他对你基本的尊重我都没有听出来?!?br />
    谢云蒙的话音还未落下,安凌香就哭出了声,她大声对刑警先生说:“这不可能,小责从来都是尽力维护我的,自从爸爸妈妈离开之后,就一直是小责在照顾我,他就像是我的……”

    “就像是你的什么?”恽夜遥问。

    安凌香似乎瞬间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闭上了嘴巴,脸色变得比刚才更加惨白。

    恽夜遥接上自己的话头说:“就像是你的父亲,而不是你的爱人。你觉得傅责先生除了照顾你的生活起居之外,他对你有多少关心的话语呢?”

    “他……他只是不太喜欢多说话而已,他是关心我的,我确定。www.6zzw.com”安凌香的自我安慰在继续着,但她却想不出合适的理由,来回答恽夜遥所提出的问题,继续反驳谢云蒙得出的结论。

    罗意凡此刻已经放开女孩的肩膀,安静坐在一边,他一言不发,低垂的眼眸下可以看到隐隐红色。罗意凡正在思考着属于他自己的推理,与恽夜遥的推理相比较,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想知道,他与恽夜遥之间到底有没有差距?就算有,差距在什么地方?

    一个逻辑思维很强的人,他能看透普通人的心思,但却不一定能看透另一个逻辑思维缜密者的想法。不是分析不出来,而是太过于重视造成的盲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得出的答案放在一起,相互比较,看看谁才是那个正确率最高的人。

    言归正传,安凌香的话语在继续,她说:“我进入楼梯间之前,看到家里的女仆在厨房里忙碌,我没有和她说话,也不确定女仆是不是有看到我?直接就准备上楼。小责好像在楼梯间里等着我一样,我走进去的时候,他就站在窗口?!?br />
    “你确定他当时站定在窗口没有挪动脚步吗?”恽夜遥问。

    “应该是吧……我当时没怎么注意看他,小责问起我……”安凌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胀红着脸问:“小责当时说的话我可以不复述吗?那些与案件没有关系的,真的?!?br />
    “可以?!便⒁挂?#30475;安凌香的神情就可以猜到话中的内容了,所以没有必要逼着她一定要说出来。

    安凌香接着往下说:“我们吵了几句嘴之后,我就气冲冲的扔下他上楼去了,本来我到西屋这边就是想与他和解,但是一听到他说话还是那么冲,我的脾气就控制不住了。反正上楼其实也只是个幌子,我只是不想与小责走同一个方向而已。等他进厨房忙碌之后,我就会立刻下来回自己那边的屋子里去?!?br />
    “所以……我就停留在二楼走廊前面倾听楼下的动静,我确实没有听到小责和女仆之间的对话,但我听到了小责走进客厅的脚步声,他的的确确是向厨房方向走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br />
    “我再确认一次,你是看着傅先生走进了客厅,还是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进了客厅?”恽夜遥严肃地问。

    “我……我只听到了脚步声?!?br />
    “你上楼之前,确定没有看清楚厨房里女仆的面目吗?”

    “我根本没有朝厨房方向看,只是眼角瞥到女仆蹲在厨房里面洗菜?!?#23433;凌香回答,她越来越搞不清楚这位侦探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只能看着恽夜遥的瞳孔寻求答案,疑惑让伤心的眼泪也像停滞一样留在脸颊上,不再向下滑落。

    “我当时确实是在二楼停留了一会儿,但我是站在走廊口停留的,小责的房间就在边上,我可以听到里面的动静,在吴兴涵打开门之前,里面非常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23433;凌香解释着。

    恽夜遥分析的重点却不在这里,他对谢云蒙说:“小蒙,现在你觉得,傅责有可能在第二次吵架之后立刻回到房间里扮演吴兴涵吗?”

    “如果女仆已经离开薰衣草别墅的话……”

    谢云蒙刚想说出自己的观点,没料到安凌香又一次打断了他:“不可能,我回楼下时还看到过女仆,当时他和小责在一起,是我离开西屋以后,她才下班的?!?br />
    “安小姐,你不要急,先听我们说完行吗?”恽夜遥对安凌香这种着急解释的态度也是很无奈,他宽慰了一句,然后对谢云蒙说:“小蒙,你继续?!?br />
    谢云蒙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如果女仆在安小姐进入西屋之前,就已经被打发走了,那么当时在厨房里的就应该是这栋别墅的某一个住客,她假扮女仆,想借机帮助傅先生。我认为如果有个女人在厨房那边帮助他的话,傅先生就有可能在安小姐之前进入房间了?!?br />
    “这栋房子里,我所见到的女人除了女主人之外,还有文渊女士、白芸小姐和苍鹿鹿小姐。三位之中我认为最有可能假扮女仆的人是白芸。根据文女士所描述的女仆样貌,白小姐的年龄和身高,体型最最适合?!?br />
    “苍鹿鹿小姐的肤色不适合,文女士年龄又偏大,而且她们两个前天下午在薰衣草花田里和我一起呆了很长时间,应该没有机会换上女仆的服装,到厨房里去等待女主人?!?br />
    “可万一文姐在说谎怎么办?”许青突然插嘴问道,他带着不屑的眼神说:“如果女仆并不是文姐所叙述的那样,现在的推断不就不成立了吗?”

    对于他的问题,还没等恽夜遥和谢云蒙开口,罗意凡就抢先说:“她因为想要保护你,才没有离开薰衣草别墅,才希望谢警官先不要与外界取得联络,留下来。而你同样是因为想要保护她们,才会留在薰衣草别墅里面的吧?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但是我可以肯定,你爱她们!”

    说完,罗意凡意有所指的用手分别指了指躺靠在许青身边的两个女人,并对他笑了一下。

    许青不再言语了,罗意凡的意思已经再明确不过了,这个男人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就如同眼前的演员先生一样,在这两个人面前,许青感觉自己就像笼中之鸟一样,根本没有任何角落可以躲藏。他第一次有一种自己的一切,即将完全曝露于阳光下的感觉,带来的不是紧张害怕,而是轻松,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垮下肩膀,许青露出了来到薰衣草别墅之后的第一个笑容,他不仅是回应罗意凡,也是在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听天由命了,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再反击……

    恽夜遥停顿了几秒钟的时间,让气氛缓和一些,也让大家消化一下他们刚才所说的话,然后,他开口继续推理:“假设,女仆确实是白小姐假扮的,那么我们要来解决的问题就是,她是如何帮助傅先生在极短的时间内进入房间的?!?br />
    “在安小姐上楼之前,女仆在厨房里,傅先生在楼梯间里面,安小姐虽然上楼之后稍微等待了一会,但对于傅先生来说,时间依然是不足够的。而且因为吵架,傅先生事先不可能知道安小姐上楼要进入哪个房间?是去找谁的?会不会在楼梯或者走廊里停留?所以这一切都不能放入他的计算范围之内?!?br />
    “在安小姐背后,傅先生确实走出了楼梯间,但他的脚步只到楼梯间门口为止。然后会有另一个人接替他继续向客厅里面走。而傅先生,在确定安小姐看不到他之后,迅速从楼梯间的窗口翻了出去,向自己房间的窗口爬去,这样一来,无论安小姐是否在途中停留,他都能及时回到自己房间里?!?br />
    “还有一点,那个时候,其实房客们全都在薰衣草别墅里打牌,而安小姐呢,她从东屋过来,不可能确定房客们都在哪里?所以她不管找谁,都是敲不开房门的。但傅先生没有料到的是,安小姐只是赌气才往楼上走,根本不想要找任何人,所以安小姐在走廊口停留的那一小会儿,正好让傅先生可以在安小姐走过他房门口的时候开门,让女主人感觉好像吴兴涵一直在等着她一样?!?nbsp;



《恽夜遥推理》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2zh.org】 手机版【www.2zh.org】